你的眼里有山有水有天,还有我最爱的星空。哦,不对,我最爱的是你。我爱你倒映出我的眼眸,我爱你唤我名字的嘴唇,我爱你闻着我气息的鼻子,我爱你听我说我爱你的耳朵。我爱你你那颗爱我的心,我爱你的一切,因为你像我爱你一样爱我。你愿意嫁给我吗?或者说是娶我?

疯子少爷

© 疯子少爷 | Powered by LOFTER

【修伞】我一直在啊

伞哥第一人称
伞伞死后
深夜薄荷糖
不虐,欢迎捉虫
黑喂狗

——————————————

我死了
是因为车祸

我感觉到一阵疼痛后就没了知觉,他们跑过来将我抬走,却不知道我还留在原地。

我在这个城市里游走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昼夜不断的交替着,我也不停的游荡着。

我要去哪?我默然的走着,却没有一点脚踩地面的感觉。原来我是一个灵魂。

我要找人,我的家人。我下意识的向着一个方向走去。

我站在床边,床上的人正在哭泣,他的黑发服服帖帖的卧倒在枕头上即使哭的那么伤心,但也没有发出一点的声音。

我踩着房间里满地的衣服走到椅子后面,伸手环住了椅子上那人的脖子,他却看都没看而继续打游戏“不是吧少天大大,是你叫

过去那个我的他

You’re one of a kind.And no one understands.But those cry baby tears.Keep coming back again.

我是疯子,我以前叫陈梓天。

我记性不好,我会时不时的忘记一些东西,我不会去管,但是只要是关于他的,我会努力去想。


我是一个不善于交流的家伙,有时候他不来找我,我就不知道怎么去和他聊天,我想啊,我应该主动点,但总是不去行动。后来啊,他就一直不来找我!我就在别的地方和别人聊天,很开心,虽然他有时候不常在群里说话,但是我知道他一定会看到我的。我打开他对我说的话,我不知道怎么回复,我词穷...

关于虫绿
问:
对于为什么涵涵绿总是找不到加菲虫这件事,如果你有比较清奇的脑洞(x)请在下方留言。
随便艾特哥哥 @Wendy

【虫绿】二十问

cp相性20问

Harry属于Peter
ooc我就带走了
最后好好看,乖

——————————

1.姓名?
Harry Osborn
2.为什么会喜欢上对方?
因为……乌鸦像写字台
3.第一次见面对对方的印象如何?
一字眉带牙套眼睛还水汪汪的小男孩
4.对方的优点是什么?
嗯……善良?长得帅,一时半会想不起来
5.对方有令你讨厌的地方吗?
穿衣品味让人发指!
6.用一种动物来形容对方
狗,经常跟在主子后面摇尾巴那种
8.喜欢和对方一起做什么事情。
打水漂,看电影,任何事,H
9.有什么感到后悔的事吗?
太多太多,多到我几乎数不清,比如把格温……我知道你们会说不是我的错,但是,但是……对不起…对不起…
10.有向对方撒娇(...

【群宣】来搞事

群里非语c带皮聊天
我们是漫威里几个喜欢搞事的反派和正派
哦,有可能我们的男朋友会混进来
都是反派,随便的日常互相伤害吧
别怂啊
来啊,一起搞事
加入搞事!搞事!搞事!
群号码:611061663

">http://

【黑瓶黑】南山南 强行HE

疯子在南山南刚火时的作品
人物三叔的,私设是我的
歌词应该没错
欢迎捉虫

——————开始——————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那时他和瞎子还未相识,后来瞎子说当时他住的小房子一动就有东西扑簌簌地从天上掉下来。南方的“家”(就是一个小小草堆)大夏天的屋子里像正在下一场大雪。北方的冬夜很是寒冷,自己也知道流浪的感觉。现在家里的大房子暖气开得很足,温暖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其实瞎子没有带墨镜的时候的眼睛很好看,眼尾温柔地微微上挑,瞳仁亮如星辰,总是含着天真的笑意而又有一点点的狡黠。自己一辈子怕都忘不了那双眼。怎么……一...

和群里小蜘蛛的讨论,顺变记个梗

【群宣】欢脱漫威世界

禁黄豆禁重皮禁撕逼,表情包适度,皮下带套,ooc适度

违者马航飞机票

婉拒娘苏玻璃心,谢谢

不开时间,开物拟,不开性转,电影里有的人物就按照电影里来,群里人物角色包括漫画版电影版,不能重复,比如漫画虫和电影虫,只能有一个。

因为漫威世界太大了,平行宇宙太多,角色太复杂,还有电影和漫画的区别,如果角色出现出现不同平行世界的话,关系就太乱了。不方便管理。

群里不许吵架,气氛紧张,第一次警告,第二次罚戏,第三次飞机票!

认真的看看看公告,不看的直接踢掉

可以有同人梗

群里自行设定世界,希望可以创造出一个属于我们的平行宇宙2017。同时平时群里一些大型的搞事情活动会保存在群文件里面。...

20粉点梗

在这点梗吧,什么都行,不要太雷哦!
没人点就尴尬了
cp都在下面

【觉醒】kill他们,15年的语c自戏

[梗.杀了他(们).]
(大拇指从刀尖顺着刀刃一直滑下去,锋利的刀刃划破了自己的拇指留下了一道浅浅的伤,这一点疼痛对自己来说不算什么。把溢出来的血蹭在衣服上,右手握紧了刀柄 脑中的画面停留在,自己用这把崭新的军刀刺进他心脏的时候。欢乐树还是一如既往的,所有人死亡然后重生,慢慢轮回的着。阳光照射不到我,我也不愿意去接触光。把军刀放下,注意到树根旁有一朵美丽的花,弯腰把那朵花连根拔起,靠在了欢乐树的树干上,看着自己手里的花,想起了自己软弱无能需要保护的表人格,右手食指和大拇指捏着其中一片花瓣稍微用力把那片花瓣扯了下来。觉得无趣随手把残缺的花扔了,嗅了嗅捏过花瓣的手指,花香冲击着自己的神经。味道并不是...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