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里有山有水有天,还有我最爱的星空。哦,不对,我最爱的是你。我爱你倒映出我的眼眸,我爱你唤我名字的嘴唇,我爱你闻着我气息的鼻子,我爱你听我说我爱你的耳朵。我爱你你那颗爱我的心,我爱你的一切,因为你像我爱你一样爱我。你愿意嫁给我吗?

疯子少爷

© 疯子少爷 | Powered by LOFTER

【虫绿虫】病床上的睡美人

一代Harry住院时期

他们属于彼此,文是我的

———————————————

有人说,人类总是喜欢在美好的事物上浪费生命,而他存在的意义是给我浪费生命的机会。

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他都那样的离去了,可以说悄无声息,也可以说给了我们所有人重重一击。

此时夜是寂静的,是黑暗的,但对于我来说却是短暂的休息时间,我坐在他的病床前,床单和被子是白的,呼吸机是透明的。他的头发是焦糖般的棕色。和他那似乎永远带着笑意的眼眸一样,但这些日子,他的眼里只剩下了仇恨和时不时的湿润,他看向我的眼神里带着恨和说不上来的犹豫。

我没有开灯,因为我是从窗户爬进来的,忙忙乱乱的套上自己的休闲服,轻轻的坐在床边看...

【虫绿】救赎

学校的储物柜狭小又黑暗,塞下一个人到是刚刚好。

或许早已习惯了这种被称为恶作剧的校园暴力,不想哭,不想喊。

我一定会得救的,对吗?

“嘿,你们在干什么?!”甜甜的童音中夹杂着淡淡的哭腔。他的声音像是春天的雨滴,落在地上过些日子便长出青色的绿芽,然后是一片森林。

他平时说话中就可以透露出贵族的气质,明明喜欢和朋友打打闹闹却一直否认。褐色的刘海总是服服帖帖的搭在额头,望近他的眼里,有一片大海。在阳光的照耀下,他仿佛在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就像下凡的天使,白色的翅膀在身后若隐若现。

虽然他心口不一,有时候又说话刻薄。他陪伴我度过了我一生中最黑暗的几年。
带着他偷偷打水漂,...

刺客信条2主线结尾+彩蛋扩写

颤颤巍巍打下tag

自从我十七岁那年背井离乡,至今已有二十二年了,在我归来那一天一切都物是人非。

二十二年前,我在这里看着我爱的人死去,你们应该都知道,二十二年前,奥迪托雷家父子三人被吊死在这里,而年幼的我无能为力。而在死时,只有年幼的家弟露出了恐惧的眼神,我最敬佩的父亲与我亲爱的哥哥都是一脸大义凛然的样子。
我当时不明白而我现在知道,为了信仰,我们死得其所。
如今我在爬上圣母百花大教堂时,过去的种种浮现在我眼前。我知道如今奥迪托雷家早已泯灭在时间的长河,就连美第奇家族都逃离佛罗伦萨,他们无法阻止萨弗纳罗拉上台。
但是我坚信,我们不需要萨弗纳罗拉,也不需要美第奇,我们需要的只是自己。你们不必追随...

【虫绿虫】结婚

新婚文

橙红色的阳光照射在还未睁开的眼皮上,刺眼的光芒使人不得不睁开眼睛,就像那个人一样……
睁开眼,首先看见的是一头棕色的头发。皱了皱眉抽出在他怀里的手,推了推他。

“你昨天晚上几点回来的,Pete?”看见他睁眼,便问了这么一句。他迷迷糊糊的说:“没有!Harry,我没有去夜巡.昨天May说我们不能见面,还记得吗?我12点之后进来发现你已经睡着,我知道你一定累坏了,就也躺下睡了,Hey!现在几点了,今天还…唔!”我赶紧捂住他的嘴,真不知道该怎么忍受这个话痨一生…“我知道,你先安静一会,别激动。”

“看见了吗?亲爱的,打领结也是一种失传的艺术”给他展示了下自己的成果。
“这句话你早就说过一遍...

『虫绿』血

荷兰虫x涵涵绿

————————

“女生名当然是奈西好听了,尤其是后面那个轻音,Little Pete,你念一下”
“噗”
“有什么好笑的”我叫着扑过去制住他
“没什么”小高中生憋笑憋的脸红“你是在给安德鲁的孩子起名吗?好教父”
不满,啃他脖子,故意咬出了血
难不成还能考你们Parker的奇葩审美?
“Harry,你干什么啊…”他推了推我,我舔了舔他脖子流出的血丝“别闹了”
“最近这么饥渴?”就好像不疼一样,他他弯了弯眼角
我放开他,笑了笑
转身坐到不远处的椅子上
“小孩子乱用什么词语,看来有必要和Stark讨论下你的教育问题,May肯定不会想看到你这样”
我用手支着头,细细打量眼前这个小男孩
他躺在一边看着天笑...

滑板

大概偏2017起源一点?

“hay,pete?我的飞行滑板做好了,你那里怎么样了?”
掏出手机,看都没看就输入了一串号码
“什么?你做的飞行滑板?你不是说做滑板吗!”
光是听声音就能猜出那人的惊讶表情
“Hey!亲爱的,没有人能用几个月的时间就为了做一个滑板,到底是你傻,还是你觉得我傻?”
听了他的话表情复杂,原来他心里把我和手残画等号了?
“我傻我傻,嘿嘿,刚好我们可以一边玩一边测试啦,亲爱的”
“别这么叫,好恶心”
刚才是谁先这么叫的来着,我不认识。

【修伞】我一直在啊

伞哥第一人称
伞伞死后
深夜薄荷糖
不虐,欢迎捉虫
黑喂狗

——————————————

我死了
是因为车祸

我感觉到一阵疼痛后就没了知觉,他们跑过来将我抬走,却不知道我还留在原地。

我在这个城市里游走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昼夜不断的交替着,我也不停的游荡着。

我要去哪?我默然的走着,却没有一点脚踩地面的感觉。原来我是一个灵魂。

我要找人,我的家人。我下意识的向着一个方向走去。

我站在床边,床上的人正在哭泣,他的黑发服服帖帖的卧倒在枕头上即使哭的那么伤心,但也没有发出一点的声音。

我踩着房间里满地的衣服走到椅子后面,伸手环住了椅子上那人的脖子,他却看都没看而继续打游戏“不是吧少天大大,是你叫...

过去那个我的他

You’re one of a kind.And no one understands.But those cry baby tears.Keep coming back again.

我是疯子,我以前叫陈梓天。

我记性不好,我会时不时的忘记一些东西,我不会去管,但是只要是关于他的,我会努力去想。


我是一个不善于交流的家伙,有时候他不来找我,我就不知道怎么去和他聊天,我想啊,我应该主动点,但总是不去行动。后来啊,他就一直不来找我!我就在别的地方和别人聊天,很开心,虽然他有时候不常在群里说话,但是我知道他一定会看到我的。我打开他对我说的话,我不知道怎么回复,我词穷...

【虫绿】二十问

cp相性20问

Harry属于Peter
ooc我就带走了
最后好好看,乖

——————————

1.姓名?
Harry Osborn
2.为什么会喜欢上对方?
因为……乌鸦像写字台
3.第一次见面对对方的印象如何?
一字眉带牙套眼睛还水汪汪的小男孩
4.对方的优点是什么?
嗯……善良?长得帅,一时半会想不起来
5.对方有令你讨厌的地方吗?
穿衣品味让人发指!
6.用一种动物来形容对方
狗,经常跟在主子后面摇尾巴那种
8.喜欢和对方一起做什么事情。
打水漂,看电影,任何事,H
9.有什么感到后悔的事吗?
太多太多,多到我几乎数不清,比如把格温……我知道你们会说不是我的错,但是,但是……对不起…对不起…
10.有向对方撒娇(...

【黑瓶黑】南山南 强行HE

疯子在南山南刚火时的作品
人物三叔的,私设是我的
歌词应该没错
欢迎捉虫

——————开始——————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那时他和瞎子还未相识,后来瞎子说当时他住的小房子一动就有东西扑簌簌地从天上掉下来。南方的“家”(就是一个小小草堆)大夏天的屋子里像正在下一场大雪。北方的冬夜很是寒冷,自己也知道流浪的感觉。现在家里的大房子暖气开得很足,温暖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其实瞎子没有带墨镜的时候的眼睛很好看,眼尾温柔地微微上挑,瞳仁亮如星辰,总是含着天真的笑意而又有一点点的狡黠。自己一辈子怕都忘不了那双眼。怎么……一...

1 2